04_12_15 

題目失去的榮耀

經文:撒母耳記上419-22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弟兄姐妹,平安。

最近台灣最熱門的新聞是,「阿帕契」事件。整個事件一發不可收拾,起因很平凡,就是「炫耀」,愛出風頭。

「阿帕契」事件,是有一個軍官帶一群朋友,去參觀「阿帕契直升機」,並且拍照留念。其中一個藝人將照片放在臉書上,炫耀她登上直升機,不覺得這是機密;那個軍官明知犯法,仍帶著阿帕契200萬的頭盔炫耀。

「阿帕契直升機」是目前全世界最強的攻擊直升機,一台價值台幣8億。台灣是全世界唯一跟美國沒有邦交,卻可以買到的國家。2008年美國同意分批賣給台灣30台。這種最高級機種,在軍中列為機密。

所以能登上「阿帕契直升機」,是值得炫耀的事。因為必須有軍中高級將領帶路,普通人不能隨便參觀。

事情曝光之後,藝人在臉書上,發表意見「臉書本來就是用來炫耀的」。這種炫耀習性,在整個華人社會,常常看到。

主耶穌曾警告學生,不可追求人的榮耀,因為祂知道一個人得到榮耀時,往往會產生炫耀的心。許多基督徒也會炫耀個人的屬靈經歷,所以我們也不用過度譴責這些犯錯的人,反而是要自我警醒才對。

知法犯法的軍官,能夠駕駛昂貴的直升機,又能自由進出營區還帶著廿餘人,可見他在營區的地位受尊重,甚至可以超越監督機制。這麼多的榮耀,並沒有帶給他謙卑,而是為他帶來炫耀,這真是最大的遺憾。

聖經說:「敗壞之先人心驕傲.尊榮以前必有謙卑。(箴言1812)如果榮耀的事臨到一個人,他心裡得意忘形,最後忍不住要炫耀一下,就出事了。聖經說:「喫蜜過多是不好的。考究自己的榮耀也是可厭的。(箴言2527)

但是,如果榮耀讓一個人覺得「高處不勝寒」,讓他如履薄冰,更加小心做事,這就是謙卑。謙卑的榮耀,才是真正的榮耀。所以當好事發生時,請記得低調一點!因為聖經說:「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,你們就有禍。」

不是上帝來的榮耀,就不是永恆的榮耀,也不是讓人羨慕的榮耀,我們不要去羨慕人間的榮耀,沒有甚麼好羨慕的。人間的榮耀是用金錢和財富,累積起來的,人間的榮耀就像花草,一下子就不見了,我們不要去追求人間的榮耀。

 

今天的聖經記載了一個孩子的名字,「以迦博」,這個名字與上帝的約櫃有關。

約櫃是以色列最神聖的東西,它是一個皂莢木所做的櫃子,裡面放著上帝賜給摩西的十誡石版,亞倫發過芽的拐杖和一罐嗎哪。櫃子上面有一個金子做的施恩座,旁邊有兩個基路伯,也是金子做的,用翅膀遮蓋施恩座。

約櫃代表上帝與人相會之處,平時放在至聖所。普通以色列人見不到約櫃,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可以進入至聖所,在約櫃之前為以色列人贖罪。

當年約書亞過約旦河時,上帝曾經命令約書亞將約櫃抬出來,走在以色列人的前面。當抬約櫃的祭司將腳踏入約旦河時,河水分開,以色列人就從乾地過河。

幾百年之後,到了士師時代的末期,祭司以利的兩個兒子,帶頭犯罪,以色列人也跟著犯罪,到了極為嚴重的地步。

以利這個人還不錯,他有兩個兒子,何弗尼、非尼哈,這兩個兒子是壞蛋,他們在會幕服事,跟在會幕幫忙的一些婦人亂來。

照規矩,祭司是可以吃祭物的,但是要先獻祭以後,祭物才可以交給祭司。但是以利這兩個兒子,別人還沒有獻,就說把祭物先給我,不然我便搶去。如此,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華面前甚重了,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祭物,他們使人討厭給耶和華獻祭。

以利的兩個兒子,讓以色列人跌倒,一想到獻祭,就想到這兩個壞蛋在聖殿亂搞,牛羊還沒有獻祭,他們就拿去跟女人喝酒了,就切去作羊肉火鍋了,所以以色列人討厭獻祭。

上帝藉著年輕的小孩撒母耳,告訴以利說,你得罪了上帝,你看重兩個兒子過於看重我,所以上帝的審判要臨到你們的身上,那麼嚴厲的話,他們居然當作耳邊風,根本不放在心上,上帝的榮耀已經離開他們了,他們竟然不知道。

那時,非利士人的勢力,由海岸擴展到內地,攻擊以色列。以色列人找一個吉利的地方--以便以謝,來紮營,準備作戰。以便以謝」,是個好地名,意思是:到如今耶和華幫助我們」,這地方不是後來撒母耳立石記念的地方。

但以色列人沒有行在上帝的旨意中,好地名不能幫助他們,他們打了敗仗。以色列的長老想到了上帝的約櫃,他們決定要將約櫃抬到戰場,「好在我們中間救我們脫離敵人的手。」(撒上4:3)長老們有一個錯誤的觀念,以為有上帝同在的約櫃,就可以使他們打勝仗

這種迷信的作法,正跟外邦人一樣。其實約櫃是上帝與人會面的地方,聖經說,上帝不聽罪人的禱告。一個犯罪的人,不先認罪悔改,來到上帝面前,硬要上帝答應他的祈求,他是在操縱上帝,把上帝當做萬應公,有求必應

很多人以為車子後面貼一張魚,就會很平安,沒有這回事,你如果超速照樣會吃罰單,你不要以為掛一條魚,你就有保護了。

還有人喜歡在身上掛一個十字架,在家中放一本聖經,來保平安。請問,保護我們的,是上帝?還是代表上帝的物件?如果是上帝,那麼上帝在何處顯出祂的同在?是在約櫃裡,在十字架裡,還是在你與上帝的關係裡?

打敗仗的以色列人,想將約櫃抬到戰場。他們心想,有約櫃在這裏,上帝會幫我打勝仗,上帝不會讓自己沒面子。於是約櫃抬來了,同來的還有祭司以利的兩個兒子。

以色列的軍隊見到約櫃極為興奮,眾人就大聲歡呼。非利士人聽見歡呼的聲音,他們的第一個反應是懼怕,第二個反應是剛強。懼怕是因為「上帝到了他們營中」,非利士人對約櫃不了解,只知道以色列人的上帝很厲害,所以他們彼此勉勵要剛強作大丈夫,不要打敗,以免做他們的奴僕。

那次戰爭的結果是以色列人大敗,死了三萬人,在這場戰爭中,以利的兩個兒子也都被殺了。最慘的是「上帝的約櫃被非利士人搶去。

在示羅城裡,九十八歲的老祭司以利焦急的等待,他無法管教兒子的惡行,也不能以士師的地位影響以色列人,他知道將約櫃抬到戰場,不能使上帝得榮耀。但是沒有人聽他的話,他不掛慮兩個兒子的安全,上帝的約櫃心裡擔憂」。

後來,以利聽到戰敗和兒子陣亡的報告,以及上帝的約櫃被擄去的消息,聖經說:「他一提上帝的約櫃,以利就從他的位上往後跌倒,在門旁折斷頸項而死。(撒上四:18)

當時以利的媳婦,非尼哈的妻子產期將至,她聽到這個惡耗之後生了一個男孩,雖然公公和丈夫的死讓她悲傷,但聖經說,她並不將這些事放在心上。她最關心的是上帝的約櫃,。她雖然有力氣將嬰兒生下來,但很快就死了。

當她剩下最後一口氣,她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,說:榮耀離開以色列了」(撒上4:21)。因為上帝的約櫃被搶去了。

這是多麼悲哀的話。孩子的母親,在將要死的時候,留下這樣一個名字給她生下的孩子。本來生孩子是件歡喜的事,但遇上丈夫和小叔陣亡,公公也死了;所以生孩子的喜樂,都消失了,更可悲的是,以色列全軍在非利士人面前潰敗,上帝的約櫃被敵人擄去,以至她心灰意懶,活下去也沒有意義,生了男孩子也不放在心上。因為生兒子作非利士人的奴隸,有甚麼可喜可誇的?

    所以她給嬰孩取名「以迦博」,她要告訴所有後代子孫,失去上帝榮耀同在,是何等的悲劇。「以迦博」的意思就是「榮耀在哪裡」、「榮耀離開以色列了」。

    復活節剛過,我們再一次回顧耶穌的門徒所建立的初代教會,是充滿了上帝榮耀同在,再看到教會今日的光景,我們是否也要感慨的說:「以迦博,上帝榮耀在哪裡?」

 對以色列人來說,約櫃是何等重要,失去約櫃,代表失去上帝同在;我們曾經擔憂上帝是否與我們同在嗎?

新約中的門徒靠著聖靈的大能,所到之處都有上帝榮耀與他們同工,許多人得救,許多人得到醫治,甚至死人復活。

    上帝榮耀減少了嗎?上帝的手收回,不再行神蹟了嗎?還是我們認為,使徒行傳所記載聖靈的工作,只在初代教會有效,並不適用今天的教會?有一個牧師說:「當人想要限定聖靈的自由運行時,他就是在綁架上帝。」

今日教會缺少能力的一個證據,就是太多人滿足於他們日常習慣接觸的事物,譬如聖父、聖子,很好,我可以接受;但是不要跟我談聖靈,那是靈恩派的東西。

  可能有人會抗議,我們教會運作得很好,有忠心的同工,有良好的傳統,但教會的存在,是我們不該得的恩典,是出於上帝的憐憫,祂要給我們機會,向世界彰顯祂榮耀的同在。

創世記十一章記載,有好多人在建造巴別塔;但聖經說,我們是上帝活石,要建造屬靈殿 很多時候,我們受了世俗的影響,受了時代潮流的衝擊;在教會,不建造屬靈殿,卻在建造巴別塔,如同當日的以色列人一樣。上帝不能住在巴別塔,只能住在屬靈殿;我們若建造巴別塔,上帝就離開我們了。

很多的國家曾經有非常榮耀的光景,但在歷史中已經不存在了,因為他們所建造的是巴別塔。

大英帝國,這一個曾經擁有最多殖民地的國家,被稱為日不落帝國,現在剩下英倫三島。

鄂圖曼帝國,就是土耳其帝國,這個帝國是在公元1300年開始建立的,從一個很小的部落慢慢開始建造,整個延伸到土耳其半島,歐亞非三洲全都是他的,但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,整個鄂圖曼帝國就沒有了。

   許多城市也是這樣,聖經裏面以弗所城,初代教會曾經是五十萬到八十萬人的城市。兩千多年前,五十萬人,八十萬人,是非常大的城市,如今廢墟一個。

    這些國家與城市,是不是反應出耶穌基督教會今天的光景呢?我們要非常儆醒。

我們讀教會歷史,看見上帝的榮耀已多次離開!回來又離開。教會在這時代,不能再讓上帝的榮耀離開;因為教會沒有上帝的榮耀,就像冬天的枯樹,沒有生命力。我們當禱告,求上帝的榮耀回來教會,使冬眠的枯樹醒過來,再度長出新芽,開花結果。

以色列人歷史中的士師時代,有個代表性的標籤:「那時,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

士師時代,在正式結束的時候,有一個不光榮的句號:「以迦博」。

從屬靈的意義來說,「以迦博」是一件好事,因為「以迦博」代表一種覺醒,所有屬靈的復興都是從覺醒開始的。當我們覺醒到外表的形式不能夠救我們,我們才會去追求與上帝之間的真實關係。

大衛王發誓,不將上帝的約櫃運回來,他的心永不滿足,他渴慕上帝榮耀的同在。他下決心要將上帝的約櫃帶回到他的百姓當中。

    我們要像大衛王一樣,承認約櫃不在我們當中。我們要承認一個事實:今天的教會缺少見證、信心、能力,今天的教會離開初代教會的標準太遠,所以對這個世界,沒有什麼權威,也沒有影響力。

    雖然我們在很多方面限制了上帝,但祂仍有能力使那震動羅馬帝國的榮耀,歸回到祂的教會裡。祂有能力使祂的教會回復以前的景況,祂也有能力使祂的教會成為金燈臺。

    祂已經在做了,祂在各處恢復大衛倒塌的帳幕,上帝應許說:「此後我要回來,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,把那破壞的,重新修造建立起來。叫剩餘的人,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。」(使徒行傳1516-17)   

我們不必羨慕其他幾千人教會的興旺,我們要像大衛王一樣,渴慕上帝榮耀的同在。當我們願意放手,上帝才能接手。我們迫切需要上帝來恢復倒塌的帳幕,讓祂榮耀的同在,永遠住在我們當中。阿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