題目:『磨亮的箭

經文:以賽亞49:1-4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弟兄姐妹,平安。

美國馬鞍峰教會華理克牧師的著作《標竿人生》,在世界各地幫助了許多人。

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,2005年喬治亞州綁票案,一名曾吸毒的單親媽媽,在被挾持期間,藉著書中的文章,與歹徒搭起對話的橋梁,最後嫌犯願意釋放人質投案,並且在監獄傳達上帝的信息。

如今,10年後,這個真實故事拍成電影《人質Captive》,講述上帝的恩典如何拯救兩個破碎的生命。

2005年三月,喬治亞州亞特蘭大一名強暴犯布來恩尼可斯(Brian Nichols)槍殺司法人員以及法警後,又劫持了一名正在進行戒毒治療的婦女艾雪莉史密斯Ashley Smith),在這緊張的七小時裡,艾雪莉拿出《標竿人生》,讀其中一些文章,且與尼可斯討論這本書的主題:「上帝賦予每個生命的意義」。

艾雪莉說,「當天我讀的文章,正好是第卅三章,我從頭讀到最後,讀完後,他要求我再讀一次。」

第卅三章標題是「真僕人的行為」。艾雪莉接著向他分享,「甚麼是人生目標、我們的身份、上帝賦予你哪些恩賜?有什麼恩賜是你可以用來幫助別人的?」

她分享後,就問尼可斯的想法,他回答說:「我認為我的恩賜就是與人對談,讓別人認識我。」。

尼可斯接著說:「也許你就是上帝派來幫助我的天使,讓我看清楚自己的罪惡、錯誤,以及該面對的責任。」

艾雪莉也回應尼可斯,上帝對他的生命有個目的,就是要到監獄傳達上帝的信息。尼可斯接受了,並願意讓艾雪莉報警,警方來時,他沒有反抗,拿起襯衫當白旗舉手投降。

艾雪莉因為說服歹徒棄械投降,一夕之間成了全美國的知名「英雄」,後來她也成功掙脫毒品的挾制,並以個人的經歷來見證、幫助還在毒品中掙扎的人。如今她與尼可斯的故事將被拍成電影,讓世人知道只有上帝能將劣勢轉為優勢,讓絕望變成盼望。

今天,我們要從聖經中,來探討什麼是磨亮的箭」。以艾雪莉與尼可斯的故事來說,他們就是上帝手中兩支「磨亮的箭」;他們已經在苦難中磨鍊過,可以被上帝所使用。

在中文,有許多與「箭」有關的成語。例如光陰似箭、歸心似箭、一箭双雕等。在西洋文學上,也有與「箭」有關的故事。

例如19世紀義大利作曲家羅西尼所寫的歌劇《威廉‧泰爾》,就是根據神射手威廉泰爾的故事來寫的。

威廉泰爾是14世紀瑞士小村莊的一個農民,奧地利王朝在當地實行暴政,總督在中央廣場豎立柱子,柱頂掛著奧地利皇家帽子,並規定居民經過時必須向帽子敬禮,違背者將遭到重罰。

日光之下,沒有新事。聖經中,也有類似的故事,以斯帖記的末底改與但以理的三個朋友,就是不跪不拜的典範。

威廉泰爾沒有向帽子敬禮,因而被捕。總督要泰爾射中放在他兒子頭上的蘋果,才釋放他們,否則兩人都會被罰,結果泰爾成功射中蘋果。

他的第二箭瞄準總督,但射偏了,總督大怒,將泰爾父子囚禁起來。於是人民發動起義,泰爾在混亂中逃出來,最後泰爾在一次行動中用十字弓殺死總督。

今天的經文,以賽亞49:1-2節:「眾海島啊,當聽我言!遠方的眾民哪,留心而聽!自我出胎,耶和華就選召我,自出母腹,祂就題我的名。祂使我的口如快刀,將我藏在祂手蔭之下,又使我成為磨亮的箭,將我藏在祂箭袋之中。

在早期,上帝選召以賽亞先知,使他成為上帝的器皿,好像上帝箭袋中的箭一樣。今日,我們是上帝的僕人,是上帝的器皿,也是上帝箭袋中的箭。

箭,是一種遠距離的攻擊性器具,它由箭頭、箭桿、箭羽所構成。一支理想的箭,箭頭要尖,箭桿要直,箭羽要均衡,並且要射中目標,才算完成任務。從屬靈的角度來看,什麼樣的箭,才能完成使命?

第一,箭頭要磨尖。箭頭代表事奉技巧。一個有恩賜的人,不一定有成熟的事奉技巧,必須經過一段磨鍊,讓恩賜變成事奉的技巧,才有成熟的事奉。

舊約中,約瑟的故事是一個很好的提醒。約瑟在少年的時候,做了兩個夢,他夢見父親與哥哥們都向他下拜,他的夢讓家人很不舒服;後來,他被嫉妒的哥哥們賣到埃及做奴隸,經過13年的苦難磨鍊,他領袖的恩賜才被上帝所使用。

在整個上帝的計畫裡,並沒有「好」時機,或「壞」時機。你目前所經歷的「壞」時機,在永恆裡,可能是「好」時機。

因為「壞」時機有一股推動力,幫助你往更像基督的目標前進。坦白說,我們在一帆風順的時候,成長最少。藉著苦難,約瑟這支箭的箭頭被磨尖,他學到智慧、寬容與忍耐。

假如箭頭沒有磨尖,一個人無論有多大的恩賜,他的服事不可能持續,也容易產生偏差。

第二,箭桿要直。箭桿代表品性。箭桿不直的箭,很危險,它不會照我們期待的方向飛出去。

一枝好的箭,需要筆直,才容易射中目標。同樣的,基督徒也需要正直,才能成為合上帝心意的器皿。

舊約中,先知巴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巴蘭的箭頭已經磨尖,他的事奉沒有問題,他堅守先知非常重要的原則:照著聖靈的感動,說出上帝要他說的話。但是他的內心是貪財的,他一直希望能在上帝容許的範圍內,得到酬勞。

巴蘭想要腳踏兩條船,一方面希望討好上帝,一方面又想服事瑪門(錢財)。我相信巴蘭心裡對上帝一定很不諒解,因為上帝阻擋他的財路,不准他照摩押王的要求去咒詛以色列民,失去摩押王所提供給他的財富與尊榮。

第三,箭羽要均衡。箭羽代表對聖靈的敏感性。有時一個人有好的事奉技巧,也有正直的品格,還有熱心來事奉上帝,但是對聖靈的敏感度不夠,說出不合宜的話,或做出不合宜的決定,服事的效果就受到影響。

耶穌得意的三個門徒,都有這個問題。彼得曾經勸耶穌不要上十字架,因而被耶穌責備;耶穌復活升天後,彼得被聖靈充滿,勇敢對宗教領袖說「順從上帝,不順從人,是應當的。」(使徒行傳5:29)

雅各、約翰曾經因為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他們,想要耶穌從天上降下火來燒滅他們,耶穌責備他們說「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,是要救人的性命。」

他們三人後來都成為上帝手中「磨亮的箭」,射中標靶,完成任務。雅各是第一個殉道的門徒,約翰成為愛的使徒,彼得自己認為不配像耶穌被釘十字架,他要求倒釘十字架為主殉道。

第四,箭要射中目標。不論任何工作,若要成功,就必須對準正確的目標。

耶穌在升天之前,給門徒一個「大使命」。馬太福音2819-20節,耶穌說:「所以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奉父子聖靈的名,給他們施洗。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。」

雖然「大使命」用了好幾個動詞:去、使人作門徒、施洗、教訓。但是在希臘原文裡,只有一個是命令式的動詞,那就是「使人作門徒」。

「去、「施洗」與「教訓在原文裡,是「使人作門徒」所要採取的行動。

因此,「使人作門徒」應該是我們要達成的目標;「去、「施洗」與「教訓」,是我們為了達到這個目標,所用的方法。

所以,成為一支磨亮的箭」,也就是「使人作門徒」的過程之一,上帝怎麼磨?上帝祂有特別的作法:絕不是由你自己來磨自己,人捨不得磨自己,若要磨自己,也會選擇性的磨,因為磨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

上帝的作法是「以艱難給你當餅,以困苦給你當水」(以賽亞30:20)

餅與水都是生命成長所需要的東西。聖經告訴我們,屬靈生命成長,所需要的餅與水,就是艱難與困苦;但是,請放心,上帝不是以艱難與困苦來處罰我們,來苦待我們,而是以艱難與困苦當作餅與水,來餵養我們,幫助我們成長。

艱難的餅或許很乾,很硬,很難咬碎,很難吞嚥,卻能化成屬靈的糧食,來磨去我們的硬角、尖刺,成為柔軟順服聽話的僕人

困苦的水或許很苦,很難喝,喝下去,卻可以消除我們的火氣,不再衝動,有耐心等候上帝發出命令。

磨練過程雖然很苦,但是上帝應許說:『祂將我藏在祂的手蔭之下,使我成為磨亮的箭,將我藏在祂的箭袋之中。』這是一幅很美的圖畫,在磨練過程中,上帝一直用祂的手蔭庇我們,並且將我們藏在的箭袋中。

在我們進入艱難與困苦當中,上帝早就已經伸出祂大能的恩手,並且預備了箭袋,將我們藏在裡面。

如同大衛在詩篇所說:「上帝必用恩惠如同盾牌,四面護衛我」,「上帝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」。

上帝保護我們不遇見過重的試探與試煉,祂保護我們,替我們擋住仇敵的攻擊。

任何的攻擊若沒有經過上帝的許可,不可能臨到我們的身上。上帝知道我們的能耐有多少,祂看重我們,祂扶持我們,但祂仍容許困難、壓力、重擔、毀謗臨到我們的身上,為什麼?只有一個理由:祂要把你打造成一隻磨亮的箭。

磨亮的箭有個特點,我們這隻箭是用貴重的金屬作的箭,是可以被磨亮,不會褪色而且越磨越亮。

可是金屬作的箭最怕生銹鈍化,如同菜刀用久也會生銹鈍化。上帝了解我們會生銹會鈍化,所以祂要隨時磨亮我們,並把我們放在祂的箭袋中,好好的放著準備到時候派上用場。

放在箭袋裡是我們休息安靜的時候,也是接受嚴格裝備的時候。當我們有機會裝備受訓時,好好的抓住機會學習。當我們有機會服事時,不要推辭,勇敢站出來服事。

請大家留意兩點:(一)磨亮的箭本身沒有可誇之處,因為是被上帝磨練出來的,磨練過程中充滿上帝的恩典。(二)箭本身沒有自己的主權,箭沒有選擇的權力,箭必須附屬於神射手才有用。

箭只不過是一個工具,一個器皿,若沒有一位神射手作他的主人,它是毫無用處的。他必須被裝在上帝的箭袋裡,才能被神使用。

一位神射手總是保養愛惜自己的箭,常常把箭磨亮好隨時派上用場,他也只使用他自認為寶貴磨過可用的箭,他不會從地上隨便撿起一隻箭來跟仇敵交戰。他一定用箭袋裡已經磨亮、預備好的箭。

但是,一支磨亮的箭,是否就百發百中、得人如得魚?不一定。這支磨亮的箭,上帝理想的僕人,他嘆息說:「我勞碌是徒然,我盡力是虛無虛空,然而我當得的理必在耶和華那裡,我的賞賜必在我神那裡。」(494)

這裡「當得的理」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「判斷」。上帝說:「最後的判斷是在於我;只有我能斷定你的工作果效。」

所以我們不要替自己判斷自己的工作。自己打分數不是我們份內的事。我們也沒有權利替別人的服事打分數。除非我們進入永恆,站在上帝面前,否則,這些事情,我們都無法知道。

請問:『你這隻箭目前放在哪裡?是與其他的箭放在上帝的箭袋裡嗎?還是飄落在上帝的箭袋外?或掉落在地上漸漸的生銹?』沒有人能替你回答這個問題,只有你自己清楚知道答案。
  最後,我要問:
   『一個神射手需要幾支弓?』 一支就夠了! 
   『一個神射手有幾個箭袋?』一個就夠了!
   『上帝的箭袋中有幾支箭?』好多個,每個都很寶貴,而且越多越好。

上帝樂意把祂認為有潛能的寶貴信徒,如同可用的箭擺在一起,作什麼用?一起接受裝備,互相磨練,互相勉勵,互相學習,互相代禱,成為磨亮的箭。

今天我們能夠在同一個教會,一起敬拜上帝,一起接受造就裝備,是上帝給我們極大的恩典,要好好的把握。

【為主發光直到地極】不是一個口號,而是一個行動。願我們的一生如同一隻有用而且耐用的箭,在上帝的手中越磨越亮。在事奉上,我們一起配搭,彼此分工,彼此磨合,彼此切磋,成為充滿上帝榮耀的箭。阿們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