題目:『宣教的浪潮』

經文:使徒行傳16:6-10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弟兄姐妹,平安。

最近,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間的衝突,原本是國與國之間的衝突,目前演變成百姓間的嚴重對立,社會氣氛緊張,人人都害怕自己會是下一個受害者。以色列內唐亞市(Netanya)的餐廳老闆,想出一個「和好共食」的方法,歡迎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同桌用餐,並贈送半價優待的「和好鷹嘴豆」。餐廳老闆希望他的鷹嘴豆料理,能像鷹嘴豆的發音一樣帶來「和平」,讓吃到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能感受到愛、彼此和好。

 鷹嘴豆的英文是chickpea,後面3個字母唸起來與和平Peace

很接近。活動一發起,立刻迅速傳開,不管是警察還是緊急救難人員,都一窩蜂過來支持老闆理念。在馬太福音第 24 章14 節,耶穌說,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,對萬民作見證,然後末日才來到。當耶穌說上帝國的福音時是指什麼?

上帝國的福音不是指教會增長,不只是救贖的福音,不只是個人轉化,而是讓社會及國家轉化,以致上帝對該國家的目的得以成就。既然主再來前,上帝國的福音必須傳遍每個地方並且帶來轉化、見證上帝國。那麼現在哪些地區已經傳遍?是如何做見證?哪些地方還沒有?

從使徒行傳的寫作時期開始,福音就一直往西方拓展。根據使徒行傳第十六章的記載,當保羅在現今的土耳其境內,要往東傳福音的時候,聖靈兩次禁止他。

使徒行傳16章6-10節:「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,他們就經過弗呂家、加拉太一帶地方。到了每西亞的邊界,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,耶穌的靈卻不許。他們就越過每西亞,下到特羅亞去。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。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:「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。」保羅既看見這異象,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,以為 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。」

    保羅從耶路撒冷往北走,到了土耳其南部,也就是小亞細亞。第6節,很清楚看到聖靈不要保羅往東傳進入亞洲,否則或許初代教會歷史是用中文寫的,而現在的宣教工場重點或許在歐洲。

    保羅順服聖靈的引導,轉往每西亞,在地圖裡看見那是在黑海北方,第7節又說耶穌的靈不准他往那裡去。於是保羅往西走,到海邊一個小地方叫特羅亞,才停住。

    在特羅亞,保羅與他的同工一定迫切禱告,希望上帝告訴他們下一步該如何走。上帝回應他們的禱告,因此保羅做了一個夢,有一個馬其頓人向他們求助說:來,到歐洲來,請把這轉化社會、改變文化及生活模式,上帝的福音,先傳給我們。

    保羅知道這是上帝的心意,所以他與同工就往西到馬其頓與希臘,把福音傳到歐洲。這是一個決定性的行動,也是教會發展史上的轉捩點。因為特羅亞是在亞洲,而馬其頓是在歐洲。

    以色列其實是位於亞洲大陸,是西亞,所以聖經是亞洲人的聖經,保羅是亞洲的使徒。在此之前,福音一直侷限在亞洲,現在上帝要將福音往西擴散到歐洲。於是從那時起,福音就一直往西傳,直到今日。

    福音傳遍歐洲國家後,跟著進入羅馬帝國。最後羅馬帝國這個偉大的帝國被北方野蠻族群毀滅。這些野蠻族群是誰?他們是法國人、德國人、英國人的祖先。當時他們有自己信奉的神明。

    是什麼改變了歐洲?正是上帝的福音改變了歐洲!歐洲人開始接受完全陌生的福音,沒有將福音放在宗教的框框裡,而是進入社會每一層面,使歐洲文化徹底轉化。

    歐洲人開始制定符合聖經原則的法律,去過歐洲旅遊的人可以參觀很多基督教的藝術與建築物。有些宏偉的教堂,甚至要將近一百年的時間,才建造完成。這也看出基督教信仰在歐洲扎根之深,可以一代一代傳下去,基督教從裡到外,徹底改變了歐洲。

    以耶和華為上帝的國家,是何等有福氣。上帝使他們做頭不做尾。很快地,上帝向這些歐洲人啟示創造宇宙的奧秘,打開知識科學的門,使他們興起,擁有能力、智慧,無論是天文、地裡、藝術、音樂、醫學、科學等等,都超越世界其他的國家。

    歐洲富強到一個地步,開始腐化敗壞,甚至在聖經真理中發生錯謬扭曲。在四、五百年前,在歐洲各處有許多宗教群體,發現無法在歐洲環境中按著聖靈的帶領方式來敬拜上帝。

    他們開始四處尋找可以自由敬拜上帝的地方,他們選擇繼續往西走,來到北美新大陸。那時美國是一片蠻荒之地,沒有麥當勞,沒有高速公路,沒有港口。

    這些拓荒者抵達之後,雖然遇到超過他們所想像的困難,然而,他們心中有神聖的使命感。他們有個異象,要在北美建造一個「新耶路撒冷」,一個上帝國的典範。他們在每一所學校禱告,在每間法院放聖經,把「我們信靠上帝」的字放在錢幣上。

    於是美國承受上帝賜福,在傳福音上,差派最多宣教士,並且被上帝用來幫助以色列,也是阻擋共產黨禍害的主要防線。美國成為歷史上最強盛的國家。

    難道美國人比其他人聰明?還是更努力工作?什麼秘訣讓美國成為這麼強大富裕的國家?答案在使徒行傳16章,當保羅順服聖靈的帶領,往西把福音傳出去時,福音就像浪潮衝上美洲大陸。

同樣,美國人沒有將上帝國的福音侷限於宗教框框,而是帶入文化的根本,轉化他們的社會,上帝就使他們做頭不做尾。

    現在美國如何了呢?美國人祖先的異象,已變成驕傲。他們從學校拿掉禱告,從法院拿掉聖經,甚至想把上帝的名從他們的錢幣拿掉;今年六月美國最高法院通過同性戀婚姻,這個違背上帝旨意的決定,讓我們看到上帝審判的文字,已經出現在美國的牆壁上。

保羅曾提醒外邦人,我們之所以能接在耶穌基督的枝子上,是因為猶太人心硬;但是外邦人若自高,也會很快被折下來。自高會使一個國家失去她在上帝旨意中的地位。

    曾經如此被上帝祝福、豐富、尊榮的國家如今陷在危機中,我們都知道美國需要悔改,需要很多的禱告。即便如此,難道上帝國福音停止前進嗎?絕對沒有,上帝國福音仍然繼續往西。從美國加州往西會到哪裡呢?再一次,宣教的浪潮橫越太平洋,到了一個大陸,就是亞洲。

    這個浪潮,比以往更大更快,可以說是一個屬靈的海嘯,覆蓋整個亞洲,讓信奉傳統民間宗教的亞洲人,帶來生命的改變。韓國與中國,是其中福音轉化社會,最明顯的兩個國家。

    韓國趙墉基牧師所帶領的全福音教會就有會眾 80 萬人,是目前為止人數最多的教會。這樣的成就是從100年還是200年前開始呢?都不是。

    趙牧師1958 年從五人開始,50多年間,人數從5人增長到80萬人,這是一個何等大的增長!如果對照同一時間的中國大陸,80萬人的教會,不算什麼。

    有一本在香港及中國最暢銷的英文雜誌有一期的封面,標題寫著:耶穌基督復活了。如果你到過北京天安門,你會看見上面掛著一張毛澤東的照片。但在這本雜誌上面,天安門上面放的是耶穌的照片。

   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?就是:誰才是現在中國的領導人?最奇妙的是在封面下方有一行文字寫到:在中國,耶穌基督的信徒比共產黨還多。

    這真是一波巨大的浪潮。如果這浪潮繼續往西將會到哪呢?我們知道地圖中有一個長方形區域叫做10 - 40度窗,在這區塊內的國家人民有 90%從未聽過福音。

    我們看見上帝國福音浪潮,正由東往西衝擊這塊區域。這塊區域的國家包括巴基斯坦、伊朗、伊拉克、約旦、利比亞、敘利亞、黎巴嫩等回教國家。在這些國家,我們看到的是戰爭和戰爭的風聲,正是耶穌在馬太福音24章所說的。

    上帝在震動中東,因為大浪將來臨,開始衝擊這些國家。當宣教的浪潮進到中東,我們可以預期,這些伊斯蘭國家的人民,歡呼敬拜的聲音,將會傳遍全世界。這個浪潮如果繼續向西前進,它就會回到耶路撒冷。

    甚麼人會讓浪潮繼續向西前進呢?保羅在羅馬書說,外邦人得到救恩,會激動猶太人嫉妒。重生得救後的穆斯林阿拉伯人—就是亞伯拉罕另外一支派的子孫,他們得到救恩,將會更讓猶太人嫉妒,因而發憤來尋找彌賽亞的救恩。

    回顧這波宣教的浪潮,2000多年前,上帝國福音從耶路撒冷開始,往西傳,繞地球一圈,最後回到耶路撒冷。穆斯林阿拉伯人與猶太人,是福音要傳遍天下,最後兩個族群。

    看起來,以色列小城市的餐廳老闆所推出的「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同桌用餐」,是有聖靈的感動。

    有一齣電影「鐵達尼號」描寫20世紀初,英國建造一艘號稱永遠不會沉沒的船--鐵達尼號。這艘船代表大英帝國的強盛與天下無敵。

    19世紀,英國以強盛的國力,征服許多小國,成為她的殖民地。藉著統治殖民地,英國也將她的文明輸入,其中包括屬靈的產業--基督教信仰。

    然而,許多英國的牧師卻將大英帝國當作唯一信仰的守護者與福音廣傳者。因為他們的宣教士遍布全世界,他們以復興與改革衝擊全世界,他們也留給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屬靈禮物—英王欽定本聖經。

    所以,在進入20世紀時,英國開始走下坡,因為驕傲取代了異象。鐵達尼號沈船事件,是上帝呼召英國悔改的一個訊息;悔改能使她繼續領導世界去完成上帝的旨意,但她沒有聽從。

    從英國的經歷,我想到我們所屬的宗派RCA美國歸正教會,早在清教徒未來北美洲之前,已經有荷蘭歸正教會信徒以及宣教士來到紐約,到今天,將進入第五世紀。RCA總會唯恐這個最古老的宗派,以老大哥自居,自高自大,有一天會像鐵達尼號一樣,躺在北大西洋的海底;所以,總會提出轉化的方案,盼望屬下各教會能跟進。

    從鐵達尼號的悲劇,我們看到三個屬靈的教訓:

    第一,過分自信,帶來疏忽。鐵達尼號的船長與船員,是英國商船最優秀的一個航海團隊。所以,這艘看起來不會沉沒的船,加上一批不會翻船的船員,應該是萬無一失了。事實上,這些特點很可能就是導致這艘船不幸沉沒的因素;因為這些特點帶來驕傲,驕傲帶來疏忽,疏忽早晚會導致悲劇。

    保羅有最好的福音團隊,他們準備好了,計畫往亞洲傳福音。但是聖靈兩次禁止他們,他們謙卑順服了,所以福音才能照上帝的計畫進行。

    鐵達尼號的船員曾經六次接到有危險的冰山在她航道上的警告,卻不肯減速,繼續驕傲的前進,以致於撞上冰山。

    第二,過分小心錯失機會。在鐵達尼號附近有兩艘船:加利福尼亞號與卡帕西亞號。這兩艘船扮演重要角色。加利福尼亞號船長聽說有冰山在他的航線上,他立刻減速,讓船停下來。船橋上的警衛看到幾哩外鐵達尼號也停下來,他們以為鐵達尼號和他們一樣採取警戒措施。

    接著,鐵達尼號開始每隔幾分鐘就發射火箭筒,這是海上遇難的信號。他們以為是視線以外很遠的一艘船發生災難,然後眼睜睜看著鐵達尼號消失,以為鐵達尼號已經開走了,其實鐵達尼號是沉入海底。如果加利福尼亞號回應第一個求救信號,很可能救起所有的人。

    第三,準備好迎向浪潮。卡帕西亞號是現場另一艘船。當船長接到鐵達尼號撞上冰山的報告,他立刻命令他的船調頭全速前進。然後他做了周全的準備,留守船橋,並採取他認為最重要的措施—禱告。

    他們躲過五座冰山,抵達現場,開始拯救救生艇上的人。當太陽升起,他們驚訝看到海面布滿了冰山。敬虔的船長知道,是上帝的手撥開冰山,讓船平安前進。

在這個海上最大悲劇的黑夜裡,卡帕西亞號的船長帶領船員與旅客,發出勇敢、溫暖的光。

    我們現在正處在末日黑暗時刻裡,請問:現在的浪潮在哪呢?在教會建築裡面嗎?不是。在教會內,我們作預備工作,我們在教會內受裝備及訓練。當浪潮來到時,請走出教會,把福音帶出宗教框框,帶入文化,帶入社會,帶入世界,帶出轉化的力量。

    再請問:當我們的世界快要沉沒,而我們能拯救許多人時,我們是去睡覺呢?還是起來採取行動呢?繼續睡覺或許可以保全生命,但是很難向上帝交差。但願我們不要睡著了,或被海洋的平靜所愚弄。讓我們都能準備好,迎向浪潮。阿們。